首页 »

劳模徐虎:见证光新路一甲子

2019/10/9 23:50:43

劳模徐虎:见证光新路一甲子

1985年6月23日,普陀区中山北路房管所一名普通的水电修理工徐虎做了这么一件事——他制作了三个简易小木箱,分别挂箱于光新一村居委会办公室门口、石泉路75弄弄堂口、石泉六村电话间。

 

箱上这样写着:“附近公房居民如果在夜里发生水电故障,请写清地址,将纸条投入箱内,本人提供热情服务。开箱时间晚上7∶00。”这一挂,就是十多个年头,从此风雨无阻,他每天晚上7时义务开箱服务,通过这个小木箱,解决了无数居民的急需,也为现代人竖立了一个“新时代雷锋”的形象。

 

石泉路、光新路、中山北路、汉阴路、旬阳路,这几条道路所组成的区域,构成了徐虎的工作范围。许多人只知道,这一带的许多公寓楼房、棚户简屋,都曾留下过徐虎热心服务的脚印和汗水,却不知道他同样也出生在这里,且至今住在这里。

 

以光新路为原点,他在这里已度过的65年,是见证这一块土地沧海桑田变化的一甲子。

 

农家子弟“洗脚上楼”

 

如今走在普陀区光新路上,两边高楼林立,店家繁荣,殊不知1950年徐虎出生时,光新路周边还是一片茂盛农田。徐虎,也是一个道道地地农家的孩子。

 

徐虎出生时,全家住在光新路189弄143号,是一座砖木结构平房,徐虎的父母皆为本地农民。上有4个姐姐,下有3个妹妹的徐虎虽为家中独子,但也是在田间地头长大,并未养尊处优。到了学龄,他先后在光新路二小和光新中学读书,成长的半径,始终不曾远离光新路。

 

1968年初中毕业时,徐虎被分配“回乡生产”,即到了离家不远的、当时母亲所在的长征公社第七队,成为了一名农民。当时在公社,用于农业生产的机器,分别有用来载物的二轮拖车、养猪场制作饲料需要的粉碎机、还有用于抽水的抽水机。这几种机器在使用中时有故障。每每机器坏了,农民们就会问年轻的徐虎“会不会修”。一来二去,徐虎跟着老师傅们就学到了水电工和维修工的基本知识,也学到了修缝纫机、半导体和煤油炉。

 

1975年,徐虎被分配进房管所,在领导询问他有何种技能时,他回答自己动手能力强,会修些农机。如此一来,他便被安排去当了水电工。同年,徐虎的老家被划入征地范围,一家人“洗脚上楼”,住进了楼房,徐虎熟悉的周边的农田风景开始一帧一帧变化。

 

依河而兴的朱家湾

 

光新路是一条依苏州河而兴的道路,这一点,可以从其旧名“朱家湾大街”上看出端倪。

 

在上个世纪20年代,大量工厂在苏州河畔兴建,大批来自苏浙地区的难民为逃避战乱、寻求庇护而来到上海,集聚在苏州河两岸,去附近工厂谋生。许多底层劳动者并无居所,就在小舢板上搭一块木板到岸上,几块草棚一围,便栖身为家。待久了,再沿岸搭建简屋。

 

至上个世纪30年代,聚居者形成集市“朱家湾”,河岸四周密集棚户简屋,成为闻名的朱家湾棚户区。1928年,当时的上海市主管部门成立“筹建平民住所委员会”,由政府筹资兴建一批低档住宅,平价或低价出售或出租给工人住,建在朱家湾今镇坪路上的就是“中山路平民村。”

 

但战乱让这里成为人口密集、居住条件糟糕的“贫民窟”。

 

1964年7月,这一区域正式成立街道,以朱家湾命名。随着工人的地位提高,境内的公共设施得到改善,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先后建成友好新村、同泰新村、卫星新村、石泉二村等砖木结构2层楼房为主的住宅群。

 

上个世纪80年代始,这里进行大面积的住宅建设,一批多层、高层住宅楼群拔地而起。原朱家湾前、后浜更是高楼林立。1987年,普陀区将原平民村的81个单元住宅拆除后辟筑马路,取名“镇平路”,后改为“镇坪路”。

 

1994年,光新路立交桥通车。这座桥由上海隧道院设计,是上海首座同时建成的上、下立交桥。其中跨越沪杭、沪宁铁路和交通路、延长路的上立交桥全长829.9米,宽16米,供行驶机动车辆。穿越沪宁、沪杭铁路的下立交桥全长383.06米,宽13米,供行驶非机动车及行人。工程范围还包括建造一座排水泵站及拓宽附近相关的道路和交叉口。

 

至此,徐虎出生时所见的光新路的田园景象,已经完全被一派城市风光所替代。

 

见证棚户区变高楼

 

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,房屋还都实行分配制度。在这些房子里遇到断电、马桶堵塞、水管爆裂等情况,必须要请房管所工作人员来修。在大部分人都没有电话,也没有手机的年代,徐虎挂箱的义举,为周边的居民,提供了许多方便。

 

当时的石泉一村,每6家人合用4个马桶,小区里设有小型倒粪站。一些公共部位,谁也不愿意打扫,卫生状况乏善可陈。为节约用水,许多人多次小便大便后,才舍得抽水一次。导致公用马桶里的白色的马桶砂凝结厚厚一圈,使下水道开口的直径也缩小了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徐虎不仅要修马桶,还要帮着清洁并指导居民如何使用保养。

 

而在另外一些小区,居民们合用灶间,因为担心水电费分摊到自己头上时多算了不合算,所以各家都在灶间拉出自己的电线和龙头。徐虎至今记得,走进这样的灶间修理,随手一摸,手上就是一层油腻,回家要用肥皂水洗好几次才行。1985年一次暴风雨天,徐虎去建民新村修理电线,人站在水里,而剪子又碰到电线,瞬间触电,所幸整个人被弹开,才未受伤。

 

在朱家湾东面,是当时还未动迁的由潭子湾、潘家湾、王家宅构成的“二湾一宅”地区,居住条件逼仄,每每走进这里,徐虎都会为这里居民的居住条件捏把汗。台风天气,往往整个区域的居民住宅都断电; 遇到雨天,整个区域常常积水没膝;到了冬天,时常水管爆裂。徐虎至今记得,走进潘家湾177弄一户报修的居民家里,10多平方米要住进两对青年夫妻,两家就用布帘子在房内简单隔开。

 

只有走进这样的住户家里,才能理解他们对改善居住条件的极度渴望。

 

而徐虎和同事们的服务,对这里的许多居民来说,解了燃眉之急,所以心存感激。徐虎至今还记得1990年,上海电视台记者跟踪徐虎采访,那一晚,徐虎接到了来自石泉一村的一张急条,主人姓谢,是位行动不便的残疾人。徐虎与电视台同志匆匆前往。面对众人,主人似乎有些不知所措。待说明来意之后,老谢连连点头,随即拿出一本珍藏的贴报簿,上面汇集了报刊、电视对徐虎的事迹报道,有的竟是徐虎也未曾留意的。人们不禁愕然。对此,老谢解释道:“徐师傅的事迹很感人。我要把它装订起来,以此教育我的孩子。”

 

这之后,是上海翻天覆地变化的年代。

 

1998年,全市最大的棚户区潘家湾拆迁。同年,徐虎出任物业公司的经理。到了1999年6月,在“两湾一宅”这片占地面积49.5公顷上海有名的棚户区上,建工集团上海市机施公司建设者为“中远两湾城”打下了第一根试桩,这片土地与土地上的人们开始随时代进步着、改变着。

 

今年是徐虎义务挂箱服务30周年,徐虎所在的上海西部企业集团将10名员工命名为“小徐虎”,同时将7家“西部365”新型物业服务平台联网运行,让徐虎精神在互联网时代有更大作为。退休在家的徐虎不用再跨过积水的弄堂去修粪站里的管道了,但其为民义务服务的精神,将代代继承下去。